• 果冻文学网

    当前位置:果冻文学网

    世子的小青梅作且娇完整版 沈蓁蓁萧衍全章节阅读

    发布时间:2023-01-18 15:12:38来源:yw作者:榎榎

    世子的小青梅作且娇完整版 沈蓁蓁萧衍全章节阅读

    世子的小青梅作且娇沈蓁蓁萧衍

    世子的小青梅作且娇第一章

    第001章 归来

    春日游。杏花吹满头。陌上谁家年少,足风流。妾拟将身嫁与,一生休。

    ——《思帝乡》

    **

    春雨潇潇,夜雾渺渺,满目皆是茫茫若虚幻之境。

    长安城东的春明门外,一辆牛车缓缓行来,檐角鸾铃随行轻响。此车车厢体积之宽广,是门第高华的人士才能享有的规格。

    然近日城中不甚太平,守城士兵拦下来车,查阅过户籍文书后,还要求车厢内的人下车,以便彻底查验。

    城门查验向来只需验查文书即可,车中婢女当即便觉对方是在刻意为难,打开车厢门,欲与士兵们争辩,却被一句“配合便是”的温婉之声阻挠下来。

    须臾,从车上下来一位青衣貌美婢女,撑伞立于车旁,一女子随之迤迤然行出车厢。

    她着一身浅青上衫、亮橘齐胸襦裙,臂间纱帛飘扬,身前素带垂地,额心点三瓣花花钿,梳飞仙髻,乌发之间繁花珠钗以佩,额侧左右一对雀鸟衔珠步摇轻轻晃着,玉白南珠返照烛火之光,若有若无地落在她面上,她妆容精致,神情娴雅。

    此人柔中含俏,清中带艳,似一簇冶艳的凌霄花。

    在场士兵皆为之大为惊艳。

    诸人怔忪中,女子提裙下车。

    雨声沙沙,周遭一片嘈杂,她不受环境影响丝毫,神态安然立在伞下,面向士兵中的将领装扮者,温声软语道:“家母有疾在身,实在不便下车,舍弟、舍妹当下又正熟睡,盼郎君予以通融。若是非查验不可,还请移步亲至车厢。”

    女子话毕后迟迟未有回应,士兵们皆齐刷刷盯着自家娘子看,见状,婢女虚虚一咳,态度和善地问那将领:“可要婢子给郎君开门?”

    主仆皆和颜悦色,将领如沐春风,大事化小道:“劳烦掀开窗帘看看。”

    车内并无异样,牛车很快就被放了行,在士兵们的注视中,重新归于夜雨里。

    车厢中,沈家女沈蓁蓁(音同真)与她的婢女继续着方才中断的事,两人隔着一个小几相对而坐,一人研着磨,一人执笔勾勒着线条。

    车厢靠内侧,沈夫人服药后已昏沉睡去,她一左一右两个角落里,睡着一个六岁的小郎君和十岁的小娘子。

    牛车起步时的动静略大,小娘子沈霏霏被摇醒。她迷糊着眼,刚开始喊一声“姐”,还没说个甚,她姐便伸手将她身上的羊皮毯刷地往她面上一盖。

    沈蓁蓁的声儿轻软,出口的话却与她手上动作一般无情:“闭嘴,继续睡。”

    沈霏霏被她长姐丢的羊皮打得脸上生疼,睡意也被闷到消了去。

    她揉着眼,窣窣起身,露出一张圆乎乎的小脸,嘀咕道:“你怎么又在画画?我们这可是回了长安城啦,往后我们有叔父可以依靠,可以领钱用了,都不用你同锦云姐姐去悄悄卖画了……”

    小娘子清秀的眉目一顿,意识到他们的母亲此刻还在跟前,察觉到自己说漏嘴后,惊慌地连忙双手压住小嘴,黑溜溜的眼珠子大睁,可怜兮兮地看向自己的长姐。

    自从六年前沈父病故,沈家大房一脉就没了顶梁柱,姐弟三人与沈夫人全靠二房叔父一脉的关照。而三年前沈夫人的母亲故去,大房一脉尽数回了蒋州奔丧,岂料沈夫人又在当地染了病,身子一蹶不振,一家人不得已留在蒋州,一留便是三年。

    朝代更迭,大浪淘沙,一族荣辱在历史长河中变幻莫测。

    先帝平定天下后,原是江南名门的沈蓁蓁外祖家周家也遭了没落,她的母舅在当地只作微末小官,若要额外承担沈家几人连带奴仆的日常开支、沈夫人延医问药的费用,甚为艰难。

    于是,这三年间,在所携带的积蓄消耗殆尽后,沈蓁蓁动用了好些法子赚钱,以解决困境。

    沈氏也是高门士族,士族人素来在乎脸面,某些筹钱的手段无疑是上不得台面的,沈蓁蓁自然会瞒着沈夫人行事。但她也清楚,她母亲虽身弱,心却不盲,察觉其中一二也并不稀奇,不过是顾及颜面,未在她跟前说破罢了。

    年幼的沈霏霏只知家中穷困,不知大人心中的复杂弯绕,沈蓁蓁不会朝十岁的孩童多费口舌。

    她盯着画纸的目光都不曾移一下,说话的语调轻而坚定:“既然醒了,便起来跟我学一学作画,别的尚且不能教你,画画我还是能教的。不求你如何才华横溢,但琴棋书画也是要会的,不能荒废了。”

    又开始说教。

    沈霏霏脸上当即没了惶恐,委屈地道:“姐,我对你的手艺真没兴趣啊。”

    沈蓁蓁轻飘飘地转眼看她,却是未等她继续说教,沈霏霏便仰身倒在先前的角落,动作之大,当即就在车厢上撞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    沈霏霏却浑然不知疼地拉过羊皮毯,极快地盖上脸,闷声道:“我还要睡呢,姐你莫要说了。”

    看着两个小娘子斗嘴,婢女锦云好笑地捂嘴笑了声。

    自打老爷故去,夫人体弱,沈氏大房一脉全靠沈蓁蓁做主。沈蓁蓁看起来娇柔,做事却是极有毅力,对幼弟幼妹要求很是严格,小郎君知事起便日日被逼着读书,小娘子也很早被要求学会士族娘子们的各门技能。

    并非沈蓁蓁刻意要逼迫他们成龙成凤,实在是日子一朝由云端跌落尘泥,她心有不甘,同时也深知依靠旁人接济并非长久之际,要重振大房一脉往前荣光,必须由他们姐弟三人自个长志气。

    锦云心中叹一声不易,问沈蓁蓁:“娘子这一回来,可要准备着参加近日的诗社、雅集了?”

    诗社、雅集这类活动向来是士族郎君与娘子们展现才华、结交人的活动,沈蓁蓁却拒绝:“暂且不急,先歇息几日。”

    久不在长安,当下归来,当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才是。

    再说了,已是三年不见,再见他,更该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他跟前。

    想到“他”,沈蓁蓁沉静的心变地荡漾起来。

    三年前,她情窦初开,不期然收到了堂哥转达的一封情书。而给这书信的不是旁人,就是与沈府比邻而居的萧家郎君,萧衍。

    自小同萧衍熟识,她断然未曾料到,这个郎君会对她生出男女情愫,但又不得不承认,郎君朝她表白,话语情深意切、信誓旦旦,她是很激动、很受用的。

    初收信时,她心生彷徨,萧衍虽然很得长安城小娘子们喜爱,她们对他竞相追逐,但自小与萧衍熟识,她太清楚,此人并不是外人看来那么霁月清风,私下里缺点斑斑,绝非是什么好相与的人,一定要有很强的心性才能与他长久相处。

    但家境突变,经历颇多,十三岁的小娘子已知晓人世艰辛,提早懂了许多道理。

    情深似海,也可能转眼就是瞒天过海。

    所谓真心,比不得权势、财物更能长久带给女子安全。

    萧世子是要袭一等国公爵位的,既然敢朝她说结红叶之盟的话,她何不把握时机,以此改变自己与家族的命运?

    如此思量,沈蓁蓁在临去蒋州前与萧衍修书了一封,接受了他深情款款的示好。

    尽管二人目的有差,但书信为媒,情已定下,沈蓁蓁从此心有羁绊。

    人在遭遇自个难以克服的艰难困苦时,总渴望能有个强大的外在力量作支撑。沈蓁蓁这个十多岁的小娘子,在蒋州时因生计多次濒临绝境,每每她无助至极时,萧衍那情书上面的一笔一画皆如根根浮木,她在心中牢牢抓住它们,才有了从无尽漩涡中奋力上浮的勇气。

    她想,只要熬过去,嫁给爱慕她的郎君,成了萧家的世子夫人,就算守得云开见月明……

    “砰!”

    沈蓁蓁的思绪飘忽间,牛车车厢门被人猛地撞开,睡着的几人被惊醒,坐在车厢最边上的锦云还没来得及惊呼,脖子上就被一把寒剑抵住。

    “闭嘴!”

    雨夜黑漆漆,牛车前一盏引路灯,背着此灯明明灭灭的光,随一声威胁入耳,只见一黑衣蒙面人鬼魅般极快地挤进来车厢,车厢门瞬间又被他阂上。

    他大喘粗气,身子虚脱地靠在车厢壁上,艰难睁眼看向车厢内,顿时怔住片刻——此车内竟有五人之多。

    血从黑衣人腰间不断流出,不肖片刻,便染红他近处、沈蓁蓁膝下洁白软和的白狐狸毛毯。

    心中惊慌的沈蓁蓁:“……”

    恐惧之外她不免心疼:我好友亲自猎来的珍贵皮毛啊,竟被如此糟蹋!

    沈蓁蓁又惧又恨地看着不速之客:其眉目被血染得模糊,半张脸都被黑布捂着,看不出相貌,又身负重伤。城门处今夜戒备森严,此人极有可能是被金吾卫搜查的罪犯。

    往前类似的经历浮于眼前,看着那反照着车中灯火的长剑,沈蓁蓁后背发凉。

    一家老小全在此处,被歹人挟持的话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即使出手相救,替他暂且隐瞒行踪,运气不好被衙门的人追来发现的话,按律,她私藏罪犯,也属作案同伙。

    迅速判断完形势,看那人垂着脑袋闭目深呼吸,沈蓁蓁一只手缓缓摸向砚台,准备趁他不察时,果断地、用力地、毫不留情地朝他砸过去——

    正在这时,对方倏尔开口:“我乃朝廷命官。”

    沈蓁蓁动作一顿,默了片刻,状作冷静地问:“郎君的鱼符何在?”

    黑衣人收了手中剑,依言从身上摸出一个鱼袋。

    沈蓁蓁抓着砚台没动,锦云伸手接过,拉开袋口,拿出一枚铜质鱼符递给她看。大魏此朝鱼符的材质因官阶的高低有不同:三品以上的是金子,五品以上是银质,六品以下是铜质。

    沈蓁蓁瞥了眼——

    小官罢了。

    但正所谓“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”,京城的小官,倒也轻易得罪不得,谁知身后关联的是哪个家族。

    沈蓁蓁不动声色地收回手,亲自将婢女手中的鱼袋系好,还给黑衣人,抱着赶快摆脱这个麻烦的目的,一副礼貌姿态,温声道:“这位郎君,我们此行乃是去亲戚家做客,恐不便带着你随行,然也可先载你一程,不知该送你去何处?”

    此车当下距离春明门约四里地,且过了胜业坊后往北行了一里余,即将到达永兴坊与安兴坊路口,只要车不再往东去,无论北上还是西去,都势必会路过他家,放他在任何一个府门皆可。

    郎君失血不少,咬了下舌尖,将逐步模糊的意识刺激清明几分,不答反问:“请问娘子,是去谁家?”

    沈蓁蓁心中一缩。

    她是既不想对方知悉他们一行人的真实身份、真实目的地,又不想被人识破在撒谎,从而惹他恼羞成怒。

    谁知他的鱼符是不是偷来的。

    沈蓁蓁急中生智,提溜了个该是长安城无人敢惹的人家出来,回道:“永兴坊,萧家。”

    郎君忽睁双眼,敏锐看向说话人。

    ————

    【全文已完结,阅读提醒】:

    1.本文架空隋唐,没有什么女人大门不出、名节贞操至上那一套。

    2.非穿越、非重生、非穿书,没有金手指,人物皆是当时土著,很土的古言_(:з」∠)_。副cp微虐。

    3.【着重强调!!!】主角非完美人设,人性也没有绝对的好坏,每个人的行为出发点都来自他|她的成长背景,要看此文,就要做好接受人性复杂面的准备哈。

    莫杠人设,杠就是你对~

    ——

    主角名字相关:

    沈蓁蓁(zhēn):蓁,形容草木茂盛的样子。“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”——《诗经·周南·桃夭》

    萧衍(yǎn):盛多,蔓延。《说文解字》:“衍,水朝宗于海也。”《论都赋》:“国富人衍。”

    (继续小声安利:作者名字也不念夏,榎jiǎ)

    ——

    戳作者主页还有完结文:

    《退亲后,未婚夫被我攻略了》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倨傲清高假不动如山

    《王爷的救命悍妻》奶凶小娇妻vs疯批美强惨(练笔,随便看看)

    《嫁给王爷》娇软美人vs冷酷王爷(练笔,随便看看)

    ——

    下一本开《捡个状元郎当夫婿》(文本可能会改),欢迎大家收藏作者呀。

    关键字:

    言情小说精选-超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-言情小说大全-果冻文学网

    小说推文网 四月文学网 剑神文学网 神医小说吧 海蜇文学网 现言小说排行榜 职场文学 言情系列 神州中文网

    Copyright ©果冻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