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果冻文学网

    当前位置:果冻文学网

    梁栩栩黄道士小说(已完结)此女一生福名扬在线阅读(微端)

    发布时间:2023-01-18 15:14:47来源:ZW作者:小叙

    梁栩栩黄道士小说(已完结)此女一生福名扬在线阅读(微端)

    此女一生福名扬梁栩栩黄道士

    第6章三姑

    当天下午,我就转到了A902病房。

    费了番周折。

    妈妈和医生提完要求后,他说那是精神科病房,发烧病症,跟精神疾患不挨着,再者,A902是特需套间病房,费用很高全自费不说,还有患者住着呢,您家孩子总不能去人那病房打地铺呀。

    妈妈见我着急,忙说我可能是高烧带的发癔症了,幻觉很严重,去精神科检查一下她也安心,费用这块不是问题,奔的就是套间,环境好,清净,有利于我病情的恢复!

    医生一听幻觉严重,家里又不差钱,也不多说啥了,至于A902病房,他还得去问问。

    如果对方一时半会出不了院,他就先安排我去精神科的其它病房。

    我紧张的呀,去哪科不重要,关键在于病房!

    老婆婆的话,对我这快被吓破胆的小孩来讲,就是救命的圣旨啊。

    巧了,医生出去了一会儿就来通信儿,对方正在办理出院,我可以住进去了!

    事情至此,妈妈都不用我说,自己都感觉我病的玄乎了。

    末尾她还念叨,黄道士是真准,早知道当年我说啥都跟他要个地址电话,现在要是能找到他,分分钟就能让你这劫难过去了,省的遭罪了。

    我没回话,黄道士对我来讲是虚构中的人物,心里的确感谢他,他最初对妈妈的三言两语,对我起到的那是包金包玉的效果,饭店生意好,明是父母用心经营的成果,愣是成我的功劳了!

    没黄道士,我真受不到如此多的宠爱。

    像今天,妈妈对刘姨的话将信将疑,对我的话也犯嘀咕。

    但她想起黄道士就不一样了。

    行动力瞬间飙升!

    黄道士自己可能都没料到。

    曾经无意中的几句话,对一个家庭而言,起到的却是定海神针的功效。

    一进到A902病房,我莫名就闻到了一股清朗的味道。

    朝气蓬勃,周身暖阳。

    整个人似乎都被阳光沐浴到,萎靡的身体慢慢的被注入了活力。

    我甚至不用妈妈搀扶,自己走到了床边。

    抬起胳膊伸了伸,右手微微握拳,"妈,我有劲儿了,有劲儿了!"

    惊喜的看向妈妈,连日来的混沌终于摆脱了一些,"我要喝粥,瘦肉粥!"

    "知道饿啦,妈这就打电话给你爸,让他给你带回来!"

    妈妈欣喜不已,习惯性的先摸摸我的额头,旋即便笑着点头,"隔壁床那老婆婆真是帮咱家的,一住进来,都不烧了,你先躺一会儿,我给你爸去电话。"

    我嗯了声,脱了鞋靠在床头休息。

    "喂,大友呀,我带栩栩换到A902了,对,住院部9楼,把头第二间,你和三姐别走错了。"

    妈妈打着电话往病房外走,"套间,就住咱栩栩一个人,环境挺好,嗯,花点钱不是事儿,就是咱进来的太急,我感觉消毒水味儿有点大,啊,没啥事,一会儿就能散了,栩栩没嫌味大,她精神可好,要吃瘦肉粥,对了,你还记得那黄道士不,他就说……"

    消毒水味儿?

    我看着妈妈的背身,努力的嗅了嗅……

    闻到的依然是阳光青草香。

    极其舒服。

    没在管妈妈说什么,我靠着床头,墙面都是暖洋洋的,特别安心。

    眯了一觉醒来,爸爸妈妈三姑已经坐在了床边。

    "三姑好。"

    我坐起来,三姑搀了我一把,"栩栩,刚才睡觉做噩梦没?你妈都跟我说了,有个黑脸的脏东西吓你是吧。"

    "三姐,先让孩子吃点饭,吃完再说。"

    爸爸把餐桌板支起,肉粥小菜依次码好,"闺女,快尝尝,这是京云楼的肉粥,他们家是用砂锅熬制,食材我都看了……"

    "在哪都忘不了你是个厨子!"

    三姑撇了爸爸一眼,"这节骨眼就别卖弄了!"

    "我卖弄啥了!"

    爸爸面红耳赤,"你说你都学佛了,咋脾气还这么冲,难怪你嫁不出去,要不是栩栩有事儿,我可不愿去求你,成大的谱儿。"

    "梁大友你啥意思!"

    三姑一句话不让,"我告诉你,我也是冲栩栩的面子才来的,不然才不搭理你呢,土暴发户!"

    爸爸瞪起眼,"哎,你之前说我是暴发户我认了,马上我就不是了啊!"

    三姑眼一斜,"怎么滴,饭店要倒闭了啊。"

    "梁红玉!!"

    爸爸恨不得要动手,"你这张破嘴我真受够够的,我临海市两家大酒楼外加两个门市一年净赚三四百万怎么能倒闭,实话告诉你,我投资了一个项目,从此进军房地产,再也不是暴发户了!!"

    "你个厨子还进军房地产,你长那脑袋了吗。"

    三姑紧起眉,"梁大友,房地产的水可深了,不是你炒个菜咸了淡了立马能品出味儿的,回头让人骗了你都没地儿哭!"

    "你哭我都不带哭的。"

    "梁大友你别不知好赖!"

    "三姐三姐,别跟大友一般见识……"

    妈妈忙打圆场,"这事儿不能被骗,大友可是带老孟去谈的,对方要在临海郊区建造海边度假村,上亿的项目呢,都开工啦,咱这六百万就是入个股,小钱儿,人家都没瞧上。"

    "六百万?!"

    三姑瞪大眼,"还小钱?你们才当了几年有钱人就飘啦!隔行如隔山,做生意最怕你们这样没啥文化还没背景的老板,一但对方有个差头,喝风的就得是你们。"

    "所以你瞻前顾后,一辈子就只能做员工!"

    "大友!"

    妈妈呵斥住爸爸,"三姐还不是关心咱们,回头等栩栩出院回家了,你把合同拿来给三姐看看,反正项目才开始,三姐要是觉得不成咱就撤资,别忘了,困难的时候可是三姐一直在拉扯咱们家!"

    "他能记住这个?"

    三姑哼了声,火气消了不少,"他梁大友的脑瓜里都是大米粥。"

    我悄咪咪吃着饭,对这情形见怪不怪,也插不上嘴。

    但凡多说一句,指不定就能引起别的战争,话题都能拽出老远。

    掰扯不明白。

    等他俩过完嘴瘾就好了。

    论起来,三姑其实算我爸的大姐。

    奶奶年轻时医疗条件不好,头两个孩子都夭折了。

    到三姑才站住,取名梁红玉,比我爸大三岁。

    排名老三老四,其实就姐弟俩。

    奶奶说在她年轻时谁家都生好多孩子。

    那年月的风气有点谁家孩子多,谁就硬气。

    孩子在外面被打了,回家叫上哥哥姐姐,乌泱泱能来一帮人。

    对比之下,三姑和爸爸在村里就有些势单力薄。

    容易受别家小孩欺负。

    开始奶奶还担心,俩孩子走哪她都带着,背一个,领一个。

    到我三姑六岁,奶奶就完全舍手了,下地干活也敢跟爷爷直接去了。

    为啥?

    三姑横愣!

    惹到了她,她能拎着镰刀撵对方家里去。

    打不过就对命!

    从六岁起她就以各色(sai)出名,八岁就成了村里孩子头。

    狗见了她都夹尾巴跑!

    这样的孩子,爷爷奶奶能怕她被欺负?

    都是在家教育她,性格收敛点,生怕闭眼那天我三姑得搁班房蹲着。

    三姑也没让爷爷奶奶犯愁,到了上学的年纪就成绩拔尖。

    生不逢时吧,年月动荡,她阴差阳错的没念上大学,先去了临海,蹉跎了几年又来到京中。

    用她的话讲,混就去心脏混!

    自考了会计证,在京中一家大企业的财务部一直工作到退休。

    没咋功成名就,亦算靠自己从农村走到都城的强人。

    买了房,站稳了脚跟。

    遗憾的是,她终身没遇到良人。

    年轻时她长得漂亮,眼光也高,谈过俩对象都黄了。

    其实谈第二个对象时是走到了结婚那步的,彩礼都过完了,男人却在婚礼前跑了。

    奶奶还报公铵去找,找到了男的也不回来,放话说遇到了真爱,一对比才知道我三姑多糟。

    他说我三姑是母夜叉转世,彩礼宁可不要,也坚决不和我三姑结婚!

    这种事在那年月堪比奇耻大辱。

    爸爸拎着刀就要去砍了那男人,我三姑拦了,说为了那种人不值当。

    等到那男人迎娶'真爱'当天,三姑打扮一新去了婚礼现场,众目睽睽之下,还了男人的彩礼钱,还给了对方祝福,奶奶以为她这举动是刺激过度,精神失常了。

    三姑却说,她梦到了佛祖,放下了。

    打那以后,她就戒荤茹素,不婚不配。

    一直到现在。

    但是她并没有皈依,完全自学。

    脾气也没改。

    在家跟爸爸该吵还是吵,俩人就是从小磕到大的。

    硬论起来,爸爸也不是啥省油的,不过是梁红玉的名声太大,给他遮掩了。

    可有一点好,到了外面,姐弟俩的抢口定然是一致对外的。

    血缘在这。

    爸爸骨子里还是向着老姐的,就是搁一起谁也不待见对方。

    正因如此,爸爸才没请三姑这大会计来酒店帮忙。

    容易干仗。

    而三姑学佛后,的确有了些神通。

    回农村走亲戚时谁家孩子半夜总哭她都能给看好。

    长此以往,大家都说我三姑有佛力。

    妈妈才会叫爸爸去把三姑找来帮我。

    "我吃好了。"

    "好吃吧!"

    爸爸颠颠的看着我,"还想吃啥,爸晚上给你买。"

    "再说吧。"

    我笑了笑,看向三姑,"三姑,我病了好几天,爸爸是担心我,才要多说几句的,我妈说,你来了,我就有救了,黑脸鬼就吓不到我了。"

    "看到没,还得是我小侄女说话中听。"

    三姑坐过来就抱住我肩膀,"我栩栩是梁家的命根子,若是哪个不长眼的脏东西敢招惹,我立马灭了他!"说话间,她仔细的看着我脸,"栩栩,你跟姑说说,发烧的那天,从早上出门到你中午放学回家,路上遇到了什么人,什么事?"

    "姐,你可得护住栩栩。"

    爸爸瞬间忘了几分钟前的对掐,可怜巴巴的看着三姑,"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我也不活了。"

     

    关键字:

    言情小说精选-超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-言情小说大全-果冻文学网

    小说推文网 四月文学网 剑神文学网 神医小说吧 海蜇文学网 现言小说排行榜 职场文学 言情系列 神州中文网

    Copyright ©果冻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